您好游客,欢迎进入番禺终身学习网!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实时数据: 学员人数:62093 课程数量:1706 访问次数:889288 当前在线人数:0
logo 热烈祝贺
新闻标题:
发布时间: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商界资讯 > 详细内容
一个小企业主的彷徨 草根企业如何寻机突围

商界导读:自己退休,儿子接班是企业主一直以来所期盼的,然而,如今老郭却要劝说儿子不接班。为何?因为开了18年工厂的他最近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没犯什么战略性错误,和以前一样勤勉敬业,企业却陷入了市场困境。那么,像老郭这样的小企业住究竟该如何寻找机会走出困境? 

老郭(化名)本想考虑交班问题,如今却劝儿子不要接手企业。

这个开了18年工厂的民营企业主百思不得其解——这几年,自己没犯什么战略性错误,和以前一样勤勉敬业,为什么企业竟然路越走越窄、陷入了眼下的困境?

老郭的企业位于长三角某市,从事机械零部件加工。在人力、土地等一系列生产要素成本上涨之下,产品价格却持续低迷。是把厂子关掉,还是做最后一搏?老郭如今陷入了两难抉择。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如果是放手一搏的话,需要举全家成员之财力买下目前企业租赁的土地,后者所在的工业区是老郭几年前“被招商”过去的。

面对国际市场萎缩和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东部沿海不少民营中小企业面临生存困境。然而,也有许多草根企业走出了一条与老郭不同的“上扬曲线”,经受住了市场竞争的考验。

老郭的同行、一家位于浙江绍兴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产品竞争力要么来自低成本,要么来自差异化。

在目前诸多业已形成“红海”的行业,低成本已经难以为继,建立在高新技术投入基础上的差异化则考验着企业的转型决心和家底。

过山车

老郭的经历虽然不是普遍现象,但背后还是折射出目前经济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今年1~7月份,工业企业实现利润26785亿元,同比下降2.7%,这已是该数据连续6个月负增长。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收入增速继续放缓和运营成本居高不下,导致利润总额同比连续下降。

而在微观层面,一些行业的小企业也是“步履蹒跚”。比如老郭,他甚至劝自己的“海归”儿子不要接班。

梳理老郭18年的企业发展历程,可以大致看出20年来一些中小型实业企业的高低轨迹。

1994年,老郭创办工厂,当时固定资产约在200万元,几乎都是机械设备,企业到2006年达到发展高峰期,规模为150人,年营业额2500万元,毛利率在30%左右。

就在那个时候,老郭开始积攒资金准备更新生产线。当时一条进口的自动线大约需要1000万元,而老郭拥有闲余资金500万元左右。

但一系列不可控因素开始发酵。

首先是当地政府一个突如其来的政策举动,打断了老郭的计划。

2006年,当地政府对工业园区重新规划,动员老郭搬厂房。当时江浙很多地方都在争相新建工业园区,然而一些基层政府缺乏足够的财政资金,采取了一些动员企业策略,比如地方政府鼓励当地企业搬迁进入工业园区,然而都是毛坯厂房,不符合工业厂房的标准。地方政府承诺,各厂以租赁的形式搬入新厂区,自己支付厂房改建和办公区装修的费用,地方政府将在第一个租赁期(5年)到期后以便宜的价格将地皮卖给企业。 权衡之后,包括老郭工厂在内的几十家企业都同意迁入工业区。厂房改建、装修等花费耗去了老郭数百万资金,更新生产线的计划只能搁置。

与此同时,老郭所在行业的原材料价格开始大规模上涨,而且长三角开始出现“用工荒”。老郭为了留住工人,2006年给工人平均加薪10%,当时厂里一线工人平均工资为1200元/月。

那年钢材和工业用油价格继续上涨,毛利率下降了10个点。老郭开始着急,他把剩余的资金投入了当时在疯涨的股市,之后股市大跌,通过股市赚快钱这条路没有走通。

2008年,金融海啸爆发,老郭这边,来自日本的订单量急剧下滑,他在年底裁掉了三分之一的工人。

镜鉴

2010年,中小企业再度承压人力成本的上升,普通一线工人2000元/月都留不祝老郭同时发现,贷款也变得困难起来。他问了一些民间借贷机构,年利率几乎都在40%以上,只能知难而退。这一年,企业账面出现亏损,这是开厂16年来的第一次。

摆在老郭面前的,已经不是转型升级的问题了,而是能否继续生存下去。据老郭介绍,2011年,首期厂房租赁期满,当地政府给他们两个选择:根据市场价打八折把土地卖给企业或是年租金上涨100%继续租。

这些企业主发现,即便是打折优惠,2011年的地价也达到了2006年的三倍。

再度裁员的老郭决定暂时先租土地,再看机会。他说,自己一度想关掉工厂,如今还在犹豫。谈及企业为何步入困境,他总结了三条原因:一是银行融资太难、成本高昂,二是原材料和工资大幅上涨,三是土地价格和租金涨幅侵蚀企业利润。

和老郭不同,上述一家绍兴企业在今年行业普遍艰难的背景下,仍然保持了20%以上的利润增长。这家企业的董事长告诉本报记者,他们掌握了一系列核心技术,但他坦陈,差异化(例如高精度)依赖于好的设备和系统性的资源支持。

老郭说,很多事情现在假设都没有意义了,比如他当年不搬迁厂房。

在“大干快上”式的招商引资之余,地方政府应该怎样完善与企业的良性互动?

以轻纺著称的浙江绍兴县有一套值得借鉴的机制,在高污染、高能耗的挑战前,当地政府出台了“综合排名奖惩机制”,将企业单位用地、单位排污、单位用电三个数据相加算出平均数进行排名,排名靠前的企业在税收、用电方面予以保证,排名靠后的让其自然淘汰。

在企业自救的同时,很多地方政府也为民企润化创业环境。

广东省近日发布第二批面向民间投资招标的138个重大建设项目,涵盖交通、能源、城建等多个垄断领域。这是广东继7月16日发布第一批项目后再次推出的招标项目,两批项目共182个、总投资5038亿元。

这项举措的大背景是,“新36条”(《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实施细则陆续出炉。业内在肯定细则的同时也在呼吁完善更多细节。比如广东省一名省领导坦言,广东民间投资的发展还面临着诸多不足,特别是长期以来困扰和阻碍民间投资发展的行业进入难、贷款融资难、项目审批难、政策落实难等突出难题,“明规则虽然比较清晰,但还存在很多模糊的潜规则。”

上一篇:要骨干还是要心腹
下一篇:血液买卖:45亿美元的大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