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欢迎进入番禺终身学习网!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实时数据: 学员人数:62093 课程数量:1706 访问次数:889288 当前在线人数:0
logo 热烈祝贺
新闻标题:
发布时间: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商界资讯 > 详细内容
一个普通人的人间消失试验

  商界导读:一位作者,策划了一个方案,做一个让自己从人间「消失」的试验,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把自己藏匿起来,不让任何人找到。他的私人信息被不断公开,通过分析这些信息搜查到这位作者的人,可以获得一笔不少的奖励。他不是要躲在一个小屋子里面一个月不出来,而是正常地在外面旅行住宿,从ATM机提取现金,使用信用卡购物,甚至参加一些活动。 

只是,他使用的是假名,在注册皮包公司后印制假名片,使用网络的时候隐藏自己的IP地址,照常使用社交网络。为了这个策划,他提前几个月进行准备,并多次躲过了搜寻者的查找。在这个试验开始的时候,他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更没想过那个结果。

编辑 •麦格

8月14日,5时38分,《连线》网站发布了一条消息:「作者伊凡•拉特利夫把自己藏起来了,找到他的人可以获奖5000美元。」这是一次实验。凡是在8月15至9月15日期间,通过各种手段找到拉特利夫,对他说出「侥幸」这个词,并拍下他的照片作为凭证的人,就是这次实验的获胜者,否则,拉特利夫赢了,5000美元归他所有。

为了这次试验,拉特利夫要「抛弃」他的女友、家人,以及他原来的名字。但他不是要让自己躲进一个小屋,他只是用新的身份过一个月的新生活。而《连线》的编辑,则在网站上发布拉特利夫的真实银行账号、信用卡账号、通话记录、社交网络账号以及电子邮件地址。编辑还不时地通过采访他的朋友,来将他的体貌特征等各种个人信息公布在网站上。当然,这些个人信息不是说得很直白,而是请了设计文字迷宫的专家来进行设计,以增加获取拉特利夫信息的一定难度。

那些对这次试验感兴趣的搜查者,能从一个人留下的电子足迹中发现什么?一个人可以在网上任意塑造自己,但他能在现实生活中也任意塑造自己而不被发现吗?

在试验的过程中,拉特利夫没把这个计划告诉任何人,他的女友、父母、好友也不例外。没人能知道他在哪儿,又将出现在何处,他的新名字叫什么。

为了这次试验,拉特利夫筹备了几个月。他提前制作了一张名片,公司的抬头是他用假名注册的皮包公司,并取名詹姆斯•唐纳德•盖兹。他还蓄起胡子,考了摩托车驾照,提前把钱从银行里取出来,就像电影《申肖克的救赎》里的主人公一样把一本书的内部挖空,把钱藏在里面。

他去好乐买商场拿了已经提前付款的两部手机。其实,他原来就有好几部手机。他是要把这两部手机分别递送给他的女友和父母,让他们在紧急情况下可以用一种隐秘的方式呼叫他。拉特利夫还把原有手机里的电池取出来,以免泄露行踪。电池还留在手机壳里时,哪怕关机,还是可以对手机进行定位。他的一位在谷歌工作的朋友给他推荐了一款可以隐藏电脑IP地址的软件,但又提醒说,这也可能会被破解。

在 「消失一个月」的试验正式开始的前一天,拉特利夫把他的本田车卖了3000美元。

试验正式开始不久后,就有几个人在Twitter上建立寻找拉特利夫的账号,并在Facebook上建立了一个「寻找拉特利夫」的群组。有些人是奔着5000美元奖金去的,另外的是对活动本身感兴趣。

《连线》的编辑逐渐把拉特利夫的个人信息发布到网站上。首先,他们发布了拉特利夫最近一次用信用卡购物的相关信息,参与这次试验的搜查者很快就追踪到了持卡人所签的名字,并用这个名字在图片共享网站Flickr上找到了拉特利夫的照片,然后编写了程序来搜寻这些照片背后的相机,又通过相机的信息找出该相机所拍的其他照片。最后,多位搜查者一起将数据汇集起来,在地图上绘制出拉特利夫可能行走的路线。

几天之内,搜查者就获知拉特利夫是一位橄榄球迷,患有腹腔疾病,不能吃小麦里所含的面筋,他和女友在布鲁克林买过一套公寓,搜查者还找出了拉特利夫买公寓时的签名。最近,他还参加过一次婚礼。搜查者还知道他最近在百思买商场买过东西,还打电话到商场询问拉特利夫的详细情况。

搜查者们参与的这个试验,很快地变成了一个介于网络游戏和综艺秀之间的东西。一个跨越美国东西南北的人群,正通过网络成立一个分工明细的社团。他们一起来挖掘有关拉特利夫的所有个人信息。一个有关搜寻拉特利夫的Twitter账号,每天要发布600多条信息,他们甚至都已经知道了拉特利夫的机修工的名字,他最喜欢的作者的名字,他的小名;他们找出了他写的所有文章,他近期的视频记录,他的家族成员的名字和年龄。他们把他到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公开、记录下来。

洛杉矶的圣塔莫妮卡海滩

除了拉特利夫目前的方位,他们似乎已经知道了所有有关他的信息。

在「9•11事件之后」,美国加大了长途公共交通的安检力度,只有汽车是例外,后者不需要出示身份证件。拉特利夫在拉斯维加斯用他的假名盖兹买了车票,6个小时之后,就到了洛杉矶。他向旅店经理说明自己掉了身份证和驾照,收到了经理同情的眼光。然后,他开始了几天在沙滩上度过的愉快而悠闲的时光。但他还是保持着警戒,想测试一下他的哪些信息可能会被收集,是否有机会被网络上的更多人获取。一天下午,一家当地的新闻网站带着摄制组,来随机采访旅客对猪流感的看法,他主动上前接受采访,几天后,他的担忧被证实了。他果然发现自己的访谈视频被发到网站上,而他在视频中的背景暴露了他所在的是洛杉矶的圣塔莫妮卡海滩。于是,他决定离开洛杉矶。

而在Twitter上,已经有人发消息说,拉特利夫可能正在洛杉矶使用代理服务器上网。

在拉特利夫离开洛杉矶之前,他决定去ATM机取钱,并用信用卡消费。很快,就有人在Twitter上表示拉特利夫刚在洛杉矶圣塔莫妮卡海滩的ATM取款机上取了钱。

拉特利夫注册了一个新的Twitter账号,但因为他原来的账号不可能去和他的朋友互相关注,因此,他决定去关注那些希望互粉的人,这样,他的Twitter账号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可疑的地方。

在这次试验之前,拉特利夫决定使用盖兹这个姓,是因为这个姓在谷歌上搜不到信息。同时,他还弄了一个注册地为新墨西哥州的「研究公司」,而且还设计了一个公司Logo,在盖兹的这张名片上,Twitter账号、Facebook账号、E-mail地址、电话号码一应俱全。小旅店的老板看到他的这个名片后,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会复印一份,然后把名片收起来。这些天,拉特利夫在河边散步,去咖啡店、酒店坐坐,还骑着自行车逛城市,还在当地一家俱乐部找到了售酒的钟点工工作。

拉特利夫的生活总像是浮在表面上,因为以他的新身份,他没有朋友,他的网络上的朋友实际上都是陌生人。他的女友远在千里之外,他的父母只能通过电视新闻来猜测他的近况。在拉特利夫的三十多年的人生中,他第一次觉得无法入眠。

在离开洛杉矶之前,拉特利夫用他的信用卡买了两张9月4日分别从在洛杉矶和俄勒冈州的波特兰飞往盐湖城的机票,这是两张可以退换的票,也是两张用来干扰那些搜查者进行判断的票。其实,他不去盐湖城,在飞机起飞前,他会把这两张票都退掉。

一个名为雷福曼的搜查者,搜索了所有拥有50个朋友以内、访问过专门讨论拉特利夫的Facebook群组的用户,当他打开一位名为盖兹的主页时,他发现盖兹有规律地访问这个群组。盖兹这个用户名看不出蹊跷,但头像却有点眼熟。然后他回忆自己究竟在哪儿看到过这个人,最后,他想起了他曾经看过其视频的洛杉矶圣塔莫妮卡海滩上的那个人。他对照了那个视频和这个头像,然后确定盖兹就是他们要找的拉特利夫。

在看过盖兹Facebook账号上的个人资料后,雷福曼给盖兹的几个朋友发私信,虽然,他也意识到盖兹的这些朋友只是一些「僵尸用户」。他又去尝试Twitter,但盖兹对Twitter账户进行了设置,要关注盖兹,需要盖兹的同意。而盖兹现有的关注者是可以看到盖兹Twitter内容的。雷福曼为了不打草惊蛇,一个个地与盖兹的关注者联系,但其中大部分是「僵尸粉」,最好好不容易找到了三个真实用户。然后,雷福曼获知了盖兹Twitter的内容。

新奥尔良

离开洛杉矶之后,拉特利夫来到了新奥尔良市。他决定公开他的Twitter账号,并和现实中的朋友进行联系。

一直密切调查拉特利夫的雷福曼注册了两个账号,然后伪装成「僵尸粉」,去关注盖兹,以免引起他的怀疑。周一的早晨,雷福曼发现盖兹用新的IP地址进行登录,在梅科拉的分析下,他们确定盖兹就在新奥尔良市。然后,雷福曼又发现,盖兹所关注的人增加了三位,这三位都是新奥尔良市的商人。拉特利夫将要和这三位商人在赤忱披萨店见面,而这消息被雷福曼获知。于是,雷福曼马上给那些密切关注拉特利夫的人发了邮件说:拉特利夫将会在本周三或周四去赤忱披萨店。随后,他又发邮件补充:拉特利夫剃了一个秃顶的造型,或者是刮光了头发。随后,雷福曼让其他搜查者分别给市里的50家旅馆打电话,打听盖兹这个人。

当赤忱披萨店的老板里奇知道了侦察拉特利夫的事件后,决定帮雷福曼他们一把。

9月8日,离这个试验的最终完成还有7天时间。拉特利夫觉得目前附近没人知道他的行踪。他用不需要身份认证的购物卡去买了一张15号从新奥尔良飞往纽约的机票。15号这天是他这次试验的最后一天,他想直接飞到纽约给他的编辑一个惊喜。此前,他和他的编辑通过一个公开的博客进行沟通,他在那个博客上留言,编辑读后就删掉,然后再写自己的回复。

眼看着拉特利夫就要成功地隐藏一个月,《连线》杂志决定增加试验的刺激程度和困难程度,拉特利夫每通过一个挑战,就能得到400美元。此前的三周,拉特利夫快用完卖二手车得到的3000美元了。

第一个挑战是去一座大厦的第50层参加一个读书会,通过搜索,拉特利夫发现在新奥尔良只有两幢楼高于50层。在大楼的安检前,他表示自己是来拜访第50层的律师事务所。但保安表示得登记一下,而且要出示身份证件。

他又解释说身份证丢了,问名片或信用卡是否可以,然后他获准来到第50层。

赤忱披萨店的老板里奇,联系了雷福曼,发现拉特利夫的IP地址前一天访问过他的公司网站。上午11点前,里奇让他的所有员工注意,如果他们看到拉特利夫,那么就说「侥幸」,然后把拉特利夫拍下来。她在公司内网的文件夹里放了拉特利夫的一些图片,让他们记住这个人,其中一张是经过图片修复处理过的、光头造型的拉特利夫。

为了和朋友见面,拉特利夫决定把「秃顶」造型的脑勺两边的头发都剃掉,以免让朋友觉得惊悚。于是,他换上休闲服,戴上呢帽,骑着自行车去理发。

理完发后,他要去参加那个读书会。里奇和另一位搜查者分别在读书会大楼的两个入口处把关,观察是否有人戴着假发,或者有着与环境明显不搭调的形象,但哪怕在读书会开始后一刻多钟,他们都没能发现拉特利夫的影子。

这有点反讽。很多人记清了拉特利夫照片上的模样,在门口站了几个小时,盯着过往的人们的眼睛看,想从人们的脸上看到他们曾经辨认过的样子,就像是迎接老朋友一般,热切而焦急地搜寻着。

拉特利夫骑着车经过这幢大楼的时候,突然看到两个人转过头来看着他。他的第一反应是赶紧骑车离开,但转念一想,这究竟算是为人多疑还是做事谨慎?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在寻找他。担拉特利夫还是决定不去读书会了,而是去拜访附近的一位朋友。

突然,一个人从一把椅子里站起来,犹豫了一下,走向拉特利夫。那个人是里奇,赤忱披萨店的女老板。在那一瞬间,拉特利夫怔住了。好一会儿,拉特利夫反应过来,他知道这个试验要结束了。最后,里奇和雷福曼均分了5000美元奖金。

拉特利夫以前做梦也没想过的是,那个最终发现他的人,不是娴熟网络技术的极客,而是餐饮店的老板。

这又是为什么呢?像里奇这样的对网络知识了解不多的中年妇女,怎么也会对在地球上「消失一个月」的试验感兴趣呢?因为,在里奇小时候,她的父亲不辞而别,抛弃了她和她的母亲,从此在地球上「消失」了12年。所以,里奇对拉特利夫的消失试验感兴趣,想通过参与寻找拉特利夫来解答自己的几个疑问。

这次试验的目标,是一个人在获得一定的资源和能力时,能否让过去的自己消失,而成为全新的自己?通过对整个试验过程的了解和分析,你会发现,整个过程就像是小说,大家都会对进程中产生的悬念充满兴趣。但在这个试验结束之后,又没有人会再对拉特利夫的个人信息感兴趣。但至少,在这个过程中,一个普通人组成的群体,也能根据部分确定的信息,找出有关你的其他大量信息。这时,哪怕你改了名,易了容,隐了身,大家还是可以有序分工,找出你所有的蛛丝马迹。

网络时代,你已无处遁形。

上一篇:客户反对你,怎么办
下一篇:马云:女人创业成功要懂得欣赏男人